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彩之网 > 飞机突入 >

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。什么意思

发布时间:2019-08-19 14:4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离卦也是所谓的八纯卦之一,内卦是三爻卦的离,外卦也是三爻卦的离。离在五行当中是“火”,离的性质是光明。当作方位时,在先天八卦中为东,在后天八卦中为南,这大概就是传统易学留给我们的一些“定论”。特别是离卦四爻辞讲“突如其来如,焚如,死如,弃如。”这个“焚如”更成了“离为火”的一个证明。

  其实“离”的本义是一种鸟,也就是“鹂”,“鹂”可飞可停,因此引申义就有了两个,一个是从可飞的角度看是脱离、离开,另一个是从可停的角度看是附丽、附着。如果是附着而不能动,那就成了“罹”。经文中的“离”字多为丽,也就是附着,只有小过上的“飞鸟离之”宜解为“罹”,这是一种因附着过度而遭受的灾难。无论是分离还是附着,都与“火”、“明”等没有任何关系,把“火”、“明”、“东”、“南”等等附着在“离”上,实在是易学上的一大灾难。

  那么离卦的主旨是什么呢?为什么离四要讲“突如其来如,焚如,死如,弃如”呢?让我们先把离卦的卦辞与爻辞录出:

  离卦是一个整体失衡卦,它的天道是辛甲壬己庚癸。从这个态势中可以看到,初爻的形势并不乐观,至二合乎人道与地道但不合时宜,初二之间隔着三个时间单位;至三合乎天道但不合地道与人道;至四是三道不合;至五合乎地道但正与天道犯顶。在这四个选择中,比较好的选择是三,因为这既是初爻的一个出路,也有利于卦体的稳定,爻辞讲“履错然,敬之,无咎。”就是说的初爻至三,三爻有压迫初爻之势,但三爻至初正与天道犯顶,初爻凭借天时上优势,所以对三爻是“敬之,无咎”。

  离卦的主要矛盾是初与三,初爻对三虽是“敬之,无咎”,但三爻终归是一个潜在的威胁,三爻壬在四个时间单位以后就可以变丙,那时三爻至初就成了天地皆合,所以从稳定卦体的角度考虑,宜减损三爻的力量。三爻壬的一个取象就是“牛”,卦辞讲“畜牝牛吉”就是说如果三爻这个“牛”是一头温顺的“牝牛”那就好了。正因为离卦是个整体失衡卦,因此,消除隐患,保持卦体的稳定,也就成了离卦的主旨。

  我们说离字的意思就是分离、离散、附丽、附着,那么离卦卦中到底谁与谁离散?谁又附着于谁呢?离卦中主要讲了两种离散或附着情形,一种是空间上的离散与附着,另一种是时间上的离散与附着。

  先说空间上的离散与附着。我们知道,在卦体上,六爻按其位置可分相邻与相对两类,相对的爻只有离散,没有附着;相邻的爻,彼此就有附着的可能。因此,相邻是附着的必要条件。

  再说时间上的离散与附着。我们知道,六爻按照天道路线是一根“拐子”,在这个“拐子”上,爻有开端,有终结,有包承,这样从空间角度看,爻与爻就出现直接联系、间接联系、不合时宜等等这样一些关系。如果是两个爻在时间上没有直接联系,但关系又比较密切,那么这里就会出现时间上的离散与附着。这种附着,不限于空间上的相邻。两种附着都是以离散为前提,区别就在于一个是时间上的联系比较紧密,一个是不大紧密。

  离卦二爻与五爻的关系就是一种空间上的附着。在传统易学当中,二爻与五爻都被当作“中”,它们的关系也就是“应”。几乎没有人看到二爻与五爻还有个空间上相邻的关系。离卦二爻为甲,五爻为庚,两者空间上相邻,时间上隔着四个时间单位,它们是离卦中的两个阴爻,彼此相安无事,二爻辞讲“黄离,元吉。”就是说二爻甲是天元,有五爻附着,五爻为庚,庚的一个取象就是“黄”,两个爻相安无事,所以吉祥。由于庚与甲在时间的联系不算紧密,因此这种附着,就是一种空间上的附着。

  离卦三爻为壬,它也与二爻为邻,由于壬甲之间仅隔着两个时间单位,关系比较密切,因此三爻与二爻之间的关系既是空间上的附着,也是时间上的附着。为什么时间上还有附着呢?原来作为终结阶段的天元甲,具有吸纳能力,这种能力随着时间的间隔起变化,间隔越大,吸纳能力越小,间隔越小,吸纳能力越大,壬与甲的间隔较小,因此也就有了一个时间上的附着问题。离三的爻辞是“日昃之离,不鼓缶而歌,则大耋之嗟,凶。”在卦体上,二爻为中,它的一个取象是“日”或“日中”,三爻偏离了日,所以叫“终日”或“夕”,但这是在二爻与三爻有时间上的直接联系的情况下讲的,离卦三爻与二爻没有时间上的直接联系,因此这里就说“日昃之离”,因此这是一种时间上的附着。前面谈到,离卦的主要矛盾是初与三,三爻是这个矛盾的主要方面,离卦的命运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三爻的动向,三爻是个“三道分途”的爻,依照天道当至上,依照人道当至四,依照地道当至初。现在又由于二爻的吸引,因此可以说是“四道分途”。对于三爻的走向,爻辞指出了两种,一种是至上,这就是“鼓缶而歌”,另一种就是被二爻吸纳,这就是“大耋之嗟”,无论是那种走向,这个爻也面临着凶险。

  我们知道了离卦的主旨,也知道了三爻的处境,那么对于四爻的“突如其来如,焚如,死如,弃如。”也就不难理解了。四爻为地元己,它是离卦中的“王”,四爻至五是个“天人合一”,也是个阴阳和合,这在六十四卦中是极其少有的一种良好局面。那么为什么爻辞要说“突如其来如,焚如,死如,弃如”呢?原来这都是说的表面现象。三爻是个强大的阳爻,如果三爻至四,那就是“突如其来如”,但三为壬,四为己,由三至四需要七个时间单位,这也就是说三爻不可能至四。四爻也是个强大的阳爻,具有极强的喷发能力,这种能力就叫“贲”,它就象是大火燃烧,所以爻辞说“焚如”。经文中没有“火”字,但凡讲“焚”的地方都是指的己爻的这种“喷发”能力。这种能力源于己爻的内部,不喷发就是“死”,喷发了就是“弃”,因此爻辞又说这个爻是“死如,弃如”。“突如其来如,焚如,死如,弃如”似乎是一个极凶的状态,有谁知道它是一个极吉的状态呢!四爻之吉,我们还可以从五爻得到证明,五爻的爻辞是“出涕沱若,戚嗟若”,这是一个大悲的状态,其实是大喜,原因就是四爻至五是个“天人合一”,阴阳和合,所以五爻的断语是“吉”。

  当然四爻动与不动也还有个考虑,那就是卦体的稳定。离卦虽然三五失衡,三占地利,但五占天时,从动态角度看这两个爻又处在平衡状态。四爻的发动,无疑对这个平衡要产生影响。另外二爻的增益是不可避免,如果是四爻减损自身,那么又会带来新的不平衡。权衡利弊,四爻以不动为好,所以四爻辞是“有象无断”,而这些象又统统都是现象、假象,这就要求我们,一定要从实质上看问题。

http://infidelink.com/feijituru/403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